作家简介:

青微,言情小说作家。其他资料暂无。

青微小说全集
共11本

强欺娇娘子

简介: 三番两次无理取闹,就是要你承认爱我;七上八下担心害怕,只愿我能守护着你。燕初寒,全衡阳城无人不知,燕荆最珍爱的妹妹,只是他与她,却不是亲兄妹,燕初寒的名字是他取的,因为她是在寒冬被他捡回燕府的,所以不只是名字,就连她的这条命都是燕荆给的!他宠她,几乎宠上天,他疼她,疼得有点过了头。只是他宠、他疼,却不肯给爱,而她只想知道他那颗藏得深沉的心,有没有她?如果他真的不爱,那她愿意放手,从此他只是她的大哥,只是家人。众人皆知,衡阳城家财万贯的燕家大少,不爱美人,只爱他捡回的丫头,本以为就这麽以大哥的名义,守着自家丫头到老。可丫头那声大哥,他听一回,心就痛一回,最後当丫头不告而别时,他才明白,他可以冷漠安排她的婚嫁,可以无情的漠视她的爱慕,却无法忍受,这丫头竟然背着他跟男人私奔!他决心亲自将这丫头捉回来,让她明白,要私奔,只能跟他走;要婚嫁,只能让他娶。这辈子,她不再是他的丫头,而是他一生一世想要同床共枕的娘子!

不合格情人

简介: 一夜情缘爱上谁?不甘被妳错忘却;一生牵手交给谁?不愿让你轻放手。欧阳惟,欧阳集团的二少爷,外表潇洒、放荡不羁,生平追求的,不是金钱、权力,而是浪漫、自由;因此输了赌约、被关在公司当代理总裁,简直是要他的命!偷偷逃跑成功后,欧阳惟开始惬意的独居生活,唯一的烦恼是,隔壁邻居美味的饭菜香总是勾起他的馋虫!于是,欧阳惟使出一笑二电三耍赖的小人招,成功搭讪到单亲辣妈虞文文,天天上门蹭饭;没想到蹭饭蹭久了,不只他的胃被虞文文的手艺收买,还不小心发现,生平第一次的「一夜情」对象,竟然就是虞文文,看来,他和虞文文之间肯定有什么「误会」,为此他很嚣张的,带着亲子鉴定书,上门抓住孩子的妈,非要她说清楚、讲明白不可!

夫君想要了

简介: 她嫁他,不过是一句戏言,反正她等着休书一纸;他娶她,不过是一时良策,反正他打算三妻四妾。指腹为婚?由她代嫁?向幼菡以为她耳背听错了,明明跟慕家公子有婚约的是她家大姊,不然也有二姊跟三姊顶着,凭什麽要她这老麽草草代嫁?还有代嫁的理由竟只因为她家爹爹,一时手痒,收了人家几幅好画俗物!这天理何在啊?可惜,人家大姊有老相好等着双宿双飞,二姊的男人是皇上的爱弟惹不起,三姊也有深情的竹马等着私奔。只有她,平时只会胡作非为,女扮男装惹事生非,现在好了,报应上身,一向爽快的她,除了坐上花轿当新娘外,哪还逃得了?她想不过就是个男人嘛,大不了,给张休书,她再回家吃她爹爹老本!可傻人没有傻福的她,竟然被自家老公慕晨玄的俊朗外表给唬住,又被他的温柔给骗了,一时糊涂,不只是她的身子,连心都给慕晨玄强占了。然後才发现,这男人竟然是只花心狐狸,为此向幼菡决定,这休书她也不要了,等她收拾好细软,她要亲自休夫!

夺爱痞子男

简介: 其实从没忘记,只是寻寻觅觅的都不是你;虽然曾经离开,但是思思念念的永远是你。她,黎子煜,长相甜美可人,是个冷静理性的女律师,内心却是渴望在下雨天会有人替自己撑伞的小女人。工作时的她聪明干练,可在爱情面前,她却是个胆小鬼,只因为她心里那个爱过的男人,什么都没说地转身走人。为此,不肯再相信爱情的她,男人对她而言是绝缘生物,不想沾惹也沾惹不起,可怎么却教她遇见了他?他,乔锐,不只外表挺拔帅气,更是个温柔风雅的俊男,有钱有权的他,不准美女们纠缠,因为他心里想念的一直是黎子煜。多年后的重逢,他沉默又强势的追求,教她有些招架不住地想躲开,可惜,乔锐非爱不可的纠缠,竟然得逞地将她压上床滚了一整夜,还扬言要把他跟她眼前的爱情绊脚石一一踹掉,谁知搬石头最怕砸脚,乔锐爱得过火,一时忘了自己就是那颗大石。直到面对黎子煜再次地躲人,乱了分寸的他竟差点想不开,这才吓得一向冷静的她,顾不得什么美女形象地当众大喊着,要缠他一辈子……

天家来的风流爷

简介: 爱上你,不是我的错,是你让我恋恋不舍;爱上你,是我的幸运,是你让我脱胎换骨。向幼薇,向家二千金,琴棋书画、生意往来样样精通,那年,女扮男装的她,遇上天家来的风流公子苏景泽,不谙情事的她被苏景泽的尊贵优雅给吸引,还傻得将自己的心,就这麽丢在视女人如玩物的苏景泽身上。不过好胜的她,撞见苏景泽亲昵地搂着另一个女人嬉爱时,生平第一次,她落荒逃跑了。多年後的相遇,她平白成了他的救命恩人不说,还被这位以玩弄她为乐趣的天家大爷逼得跟他同床共枕……苏景泽,天家七王爷,当今圣上最疼爱的皇弟,他嚣张、他气盛、他风流,因此想高攀他的女人不在话下,可他全不当一回事。直到向幼薇这女人出现时,他的风流,栽了;他的嚣张,灭了;他的气焰,没了。为了生擒这笨女人入洞房,苏景泽天亮时,黏得向幼薇赏白眼;天黑时,爬上向幼薇的床当采花贼!谁知,初夜洞房都得逞了,向幼薇竟然给他逃了,於是,天家大爷决定,非将这女人逮回来当他的天家夫人不可!

春宵一刻值三年

简介: 背叛有多苦,她就应该有多恨,却还是深深的爱他;等待有多久,他就应该有多气,只因为越来越爱她。三年前,向幼蓝除了是大家眼中温柔贤淑的向家大小姐,还是风度翩翩的青帮副帮主文少然的地下情人,她的疲累,文少然心疼;她的泪水,文少然不舍,她的伪装,也只有文少然能卸下,然后尝尽床上妩媚的她,让她因为他而发狂、因为他而呻吟、因为他而娇喘。人前的向幼蓝只是向家大小姐,人后的她却是文少然的囊中物,当她以为这辈子跟定这男人时,他却要成亲了,新娘却是别人。三年后,文少然再次出现,这回他不再是作恶多端的贼头子,而是当今丞相的四子,当年为了一个不得已的苦衷,他失去这辈子最爱的女人,不过被他吃下去的,哪还有吐出来的道理!三年的等待,终于抓到这个逃出他手掌心的女人,只是当向幼蓝再次出现他的眼前,身边却多了个宝贝儿子,下人不再称呼她小姐,而是改喊她夫人,难道说……他的女人,三年后已经是别人的良家了吗?

亲爱的床上见

简介: 爱一个女人时,因为太怕失去,所以总爱耍着霸道;想一个男人时,因为太怕思念,所以总是缠着不放。对季舒颜来说,许知恒这男人代表着禁忌,是她心口抹不去的秘密。他跟她是青梅竹马,别人眼中的两小无猜,可季舒颜发誓,她跟许知恒其实八字很不合。这男人整天对她恶声恶气不说,逼她吃不爱吃的饭菜,放学时嫌她腿短走得慢,最後还打跑了向她表白的男生。没想到十八岁後,这男人的恶行就更嚣张了,不准她晚回家,不准她跟男生玩,反正只要他不爽的,看不顺眼的,她一律都不准!谁知,老爱欺负她的许知恒,二十岁这年却爬上她的床,抢走她的初吻,还很不温柔的夺走了她的初夜,自那天起,小跟屁虫的她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许知恒。只是,她躲得了一时,却躲不过意外,特别是,这男人压根没打算放过她。第二次被压上床,整整一夜的折腾後,当他霸道地说,他爱的女人一直是她时,她想这男人真的好坏……

都是相思惹的祸

简介: 因为习惯,他的疼爱,他的呵护,她不懂那叫爱情;因为想要,她的别扭,她的不安,他以为那叫娇羞。卓一然,沉稳内敛,冷傲俊雅,是向府老管家独子,可偏偏,卓大爷他什么女人都看不上眼,独独对向家那位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的三小姐情痴。他宠她,宠得教女人们眼红,可惜,向幼沁这女人不谙情事,误将他的独宠当成是兄妹情,还傻得直嚷着人家当哥哥。可这位自称是妹妹的向幼沁,却笨得跳上卓一然的床,不只陪他滚了一整夜的床单,还教他恶狠狠地折腾得求饶。如果,这笨女人不曾招惹他,卓一然想过放手不再纠缠,可这笨女人都敢爬上他的床了,他哪里能忘了她在床上的娇媚,更何况,这笨女人他都独占了这么多年,没道理要他拱手让人!为了要诱拐向幼沁上勾,卓一然坏心的对她欲擒故纵,一点一点地让她逃不开他的人,谁知道,他的女人不只笨,还傻得看不出他的手段,竟然又一次爬上他的床,光着身子压着他的人,很委屈的说:「卓哥哥,我要你!」

小姐嫁我好不好

简介: 女人的寻欢作乐,因为少了爱,不过是游戏罢了;男人的逢场作戏,因为没有爱,只能算是一夜情。乔景辉,优雅俊朗,事业有成,偶尔上夜店找女人寻欢,但找个青涩又不谙情欲的小女生,并不是他的打算,毕竟男欢女爱他虽然不陌生,但找个处女玩一夜情,那责任绝对不是他想扛的。可眼前的她左一句不回家,右一句想跟他上床,闹得久经情场的他一时哭笑不得。况且,再内敛的男人也禁不起女人半生不熟的挑逗,更别说当这女人还傻傻地往自己身上扑过来,他只有将人揽腰抱起带回家睡了。很不幸的是,他抱着她睡了一夜不过瘾,艾筱雅这女人竟然跑了,跑了也就算了,竟然还被他遇见,遇见也就算了,她竟然敢一身清凉的跟男人打情骂俏。他不是不解情事的毛头小子,也不是没跟女人交往同居过,但只有眼前这又傻又憨的女人,让他不只想带回家藏着,还很小气的想将她占为己有。只是,当他急着问她,嫁他好不好,这女人却摇头说不嫁他……

离婚前,你归我管

简介: 因为爱她,所以他想方设法,骗她当老婆;因为爱他,所以她左盼右想,等他当老公。苏柒然的人生中,一直都过得很快乐,是众人眼中好命的富家大小姐,谁知一场家变,不得已的她被迫嫁给青梅竹马。尽管她曾经很娇蛮的说,她才不要嫁给傅锦延,最後还是只能委屈的嫁给他,从此成了众人眼中被羡慕的贵妇傅太太。自此,那个她直嚷着不嫁的冷酷男傅锦延,成了她名符其实的老公,尽管他没有爱她,但床上的他,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霸道男人。打从结婚那天起,当新婚夜被他折腾了一夜後,傅锦延冷漠的告诉她,她,苏柒然,只是他娶来的女人,只是他的妻子。他的话,教苏柒然天真的想着,有一天,这男人总会放她走的。谁知道,原来,傅锦延从没打算跟她离婚,他说,好不容易才娶她回家,要他放手,想都别想!

总裁秘书

简介: 爱上不该爱的人,注定在爱情里卑微;遇见命定般的你,不愿让真心被误解。欧阳逸,英俊多金,身为国际知名传媒公司总裁的他,送上门的女人多不可数,只要他勾勾手,哪个女人不乖乖听话?可,他公司里新来的秘书却不像倒贴他的那些女人,初次见面,不但没有一脸花痴样,还好像见了「拍咪啊」似的,恨不得能逃多远就逃多远!想他欧阳逸虽然天生面瘫、冷酷淡漠,但好歹也是迷倒了无数女人;而公司这位肖依秘书,明明只是朵路边小花,却一再惹得他心思不定,一心只想亲近她、了解她、挑逗她!可是为什么肖依那双大眼睛里,明明就对他闪着两颗大大的爱心了,却怎么都不肯卸下心防接受他?为此,欧阳总裁只好使出浑身解数,先把她「吃」了再说!没想到,肖依这女人,竟敢滚完床就给他偷溜!看来他只好搬出总裁的名号,就不信他的小秘书还不肯乖乖的坦承说爱!